搜索
搜索

罗军的“长与短”

  • 分类:乡村民宿
  • 作者:王丹丹
  • 来源:迈点网
  • 发布时间:2019-11-06 15:5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对我们来说不存在远和近,只存在客源集中地——有风光,有资源的地方。

罗军的“长与短”

【概要描述】对我们来说不存在远和近,只存在客源集中地——有风光,有资源的地方。

  • 分类:乡村民宿
  • 作者:王丹丹
  • 来源:迈点网
  • 发布时间:2019-11-06 15:56
详情

对我们来说不存在远和近,只存在客源集中地——有风光,有资源的地方。

06途家联合创始人兼CEO、斯维登集团董事长罗军_副本.jpg  

  “你问我‘途家是不是要垄断市场’,我觉得不用问、没必要!而且现在我也不愿意只是太一味地口头上去讲‘好坏’,事实是怎么样就怎样。”

  2019年岁初,连着一段时间的阴雨湿冷之后,终于迎来了在冬日里迎来了一个有暖阳温存的好天气。是日,我在斯维登集团总部办公室见到了罗军。比起2013年初见之时,等待群访记者的一一发问,再度创业成功的罗军,面对这期《大家》的专访,微笑如这冬日暖阳般的从容、温和,交流中则多了几分主动。

  “最主要、我想回答的是我关于行业的看法……我还是那句话,我并不是想做广告。”

  对媒体如此耿直的“理性”,让我想起了《大家》首期孙坚那句“一个行业天天在闹新闻,还搞什么搞呢?”

  做人做事都要务实踏实。做《大家》,我是认真的,没想把它做成广告。但有时候也深知,一个企业的商业模式与运作问题,就是一个行业的剪影与痛点。罗军现在所创办的途家、斯维登就是这样的。

  围城!围城!围城!

  2018年旅游住宿行业的大事之一,无疑就是OTA巨头携程推出了“丽呈酒店集团”且一口气推出三大细分酒店品牌。丽呈酒店集团定位为酒店管理集团,主要以酒店管理输出的轻资产方式运行,通过将全国一二线城市的高星级酒店结成“同盟”,借助携程集团的大数据分析与服务等,助力酒店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提升业绩与服务水准。2019年岁初的业界头条则被“京东27亿收购翠宫饭店、进军酒店业”的新闻刷屏。

  线上的流量巨头要来干线下的活儿了,线下的企业慌不慌,怕不怕?回应自然不尽相同。

  同样的事情,罗军老早就开始谋划了。2011年12月1日,全球公寓民宿预订平台——途家正式上线,转眼7年飞逝,截止2018年1月,随着大鱼自助游加入途家,正式形成“携程民宿、去哪儿民宿、途家、蚂蚁短租、大鱼自助游的民宿短租入口”五大平台的矩阵,形成新途家集团。“新途家”就是公寓民宿领域里的携程,大有一家独大之势。

  不同于携程的是,斯维登在途家创立之初就一同起步,始于“途家自营的”斯维登2017年与途家完成拆分,目前斯维登经营的公寓/别墅/民宿/客栈房源已经超过40000套。而罗军本人的重心也开始转向线下的斯维登。

  看起来,这就像秤砣,挂在天平的两端,没有纠缠打架只有高低不平。

  “围城!围城!围城!做线上的,希望越来越多地涉及线下;做线下的,也想要做线上。”罗军分析道,做线上的人,总感觉“这个房子不是独占的”,业主可以放在自己的平台做交易、也可以放在别人的平台做交易,天天在担惊受怕“你会不会离开我、走掉”,因为“你走掉了,我的订单佣金就拿不到”。而做线下的人则在想,天哪,你们这些平台凭白无故地收走佣金,如果我不付出更多的成本排在前面去、甚至排不上去,我的经营就会受到影响,就想着自己增加会员、自己有线上的功能,甚至做营销。

  从现实的经营结果来看,做得好的线下企业其至少20%-30%甚至50%以上的收入都不是房费收入,经济型连锁酒店80%来自于会员、而不是通过OTA。“这些都是利益驱动和考虑,当然也是合理的。在某种程度上,它们的利益又有不一致的地方,但这两者是相辅相成、唇齿相依的。事实上,我的想法是,线上和线下之间的融合会越来越多。”罗军指出,只要你的逻辑是紧紧围绕着“让你的用户更满意”,无论是做线上还是做线下,你都是最得益的。

  而这一切的源头则是“经营的不是房子、经营的是美好时光”。在罗军看来,即便是线下企业,当你开始考虑经营美好时光的时候,你就会思考“用户在预订过程中是不是满意”、“没有其他旅游配套的服务上去”等一列完整的循环问题,且这个完整的流程并不一定规定说“一定要这个公式去做”,你就会从最前面的环节就开始关心你的客人、而不是仅仅等着他“住下来”。

  假设一家老小要在你的房子度假,且时间比较长。在出发的前一天,你跟他说“这里天气22度”是没有任何意义,而是要告诉他“这里大多数人都穿一件薄的夹克、晚上会冷一点”。体感才有可能带给客人感动。在客人的眼中,你就应该有点像远方的叔叔(会说的、会做的那般)——你来我这里玩呀,春天多雨,有点冷,我们这里穿夹克了;雨伞不用带,我们这里备着伞

  “这样的服务,它的逻辑不是简单的看你是做线上还是做线下。”这是斯维登线下运营中的真实案例和客人反馈,罗军分享这些服务细节的时候,满心的小欢喜。

  长短?远近?皆有误区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而它们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在消费进化和旅游大热的年代,从五湖四海漂洋过海飞奔向一个又一个旅游目的地已经成为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以“住”的名义,各种旅游住宿产品百花齐放:酒店、度假村、民宿短租、长租公寓、露营地、农家乐……在看腻了城市的喧嚣繁华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到乡村去寻找精神慰藉与理想生活,越来越多的旅游住宿产品运营商也纷纷转移战略方向。“途远”就是这个浪潮中被罗军推出来的产品。

  然而,当我们谈论民宿短租时,往往会想到城市在周边——前后也不过40分钟车程,要到更远的乡村去发展短租,市场教育够吗?客源销路够吗?

  “大家在逻辑上有误区。”罗军不假思索地转身,在背后的白板上给我画了一张图——按照地域和时间将旅游住宿进行现象区间。

罗军手绘图片_01.jpg

  (罗军眼中的旅游住宿产业逻辑地图)

  短租在城市里面的典型代表就是公寓短租/民宿短租,这种模式相较于酒店而言,最吸引人的就是性价比高,或者能够更好地满足个性化需求——比方说医院周边,交通便利,炖了鸡汤就能送进去,不止是价格便宜的问题;城市里的短租业务含义复杂,包含有真正的房东对外出租(RBO,run by owner)、中介对外出租(RBA,run by agency)、PM(project manager),普遍被接受的就是RBA和PM——虽然碎片化但有集团层面的系统和服务支撑。

  短租在乡村的典型代表就是周边游。“40分钟车程是个错误的说法”,罗军所说的周边游是要有住宿的——一个半小时/两小时以上或者两小时以下才有住宿的机会,“上海到嘉兴来玩,当天能往返的,就不必须得住宿;上海到千岛湖来玩,单程三四个小时,就得住下来”,亲子和餐饮将是周边游最大的卖点。

  在国家“房住不炒”政策鼓励之下,长租/长住迅速成为新的风口、被哄抢,但现实的长住市场竞争却异常残酷:一是中国物业价格高、房地产价格很贵,相较于买房,房东对租金回报率的要求很高,但租房子的人给不起租金;而是长租没有常规性的附加值,八千进来九千出去,且不是每一单都能衔接住、中间有空档的,加之各项成本和税费分摊之后,盈利就难了;三是长租的房子多是旧改,过半年,品质就一塌糊涂了。“大家认为猪要飞起来了,都去抢长租。但是拿地的都是亏本的、亏本很大。国外长住都跟着学生公寓市场走的,它不是谁都能做。现在没有发现谁最擅长做长租,未来大量的房源还是要跟开发商合作。”

  “乡村的长期的就叫度假市场,它涉及到度假租赁,这块是有机会的。”罗军指出,原来就是开个车过去看看,观光游没有用,现在要“住下来、度假”,度假租赁是农家乐无法比拟的市场需求。度假租赁的房源,一部分来源于房地产闲余、剩余——你家的别墅,你不住的时候,让别人去住;一部分来自于农村土地闲余—采用速度很快、价格便宜的装配式生产,在宅基地上翻新房子。“注意,我说的是‘度假租赁’不是‘度假屋租赁’哦,度假租赁要租赁三样东西——住宅/在地住宿、车、度假相关租赁(羊肉串的烤炉、滑雪的雪橇、摄影的三脚架)。”罗军特意提醒。

  这是罗军眼中的旅游住宿产业分化。如果还想再立体化的话,这其中有自持的、有加盟做的,有线上搜索引擎/OTA主动搜索带来的订单,还有社交化传播“被动”而来的分享住宿推荐。

  “长与短”的问题被罗军给“三维”解剖了,当我再次跟他问起“远与近”的话题,却又被回之“错了”,反问道“新津是刘永好的故乡、中国农业示范园,位于成都的郊区、离成都市中心大概有一小时的路。对上海人来说,远吗?很远!对成都人来说,远吗?很近!远和近是相对的。”

  “我也不会到沙漠中心去造一个途远!对我们来说不存在远和近,只存在客源集中地——有风光,有资源的地方。”罗军的生意经很简单:哪里有机场,就在那里开业务;哪里人流量大,就在那里找机会;哪里开发商造房子多,就进去那里搞经营。

  短租/公寓行业在补课

  在去采访的路上,我收到一条业内人士的信息:OYO在湖南都变成QYQ了。

  这个发家于印度的“中国版拼多多”的公司,一进入中国市场便势如破竹攻陷小房源酒店市场,看似凶猛的背后也危机四起——系统不给力、没客源,想做平台又疑似与某OTA商业模式相似后被下架,拓展受阻。这头没站稳,那头在软银领投的10亿美元助攻之下进军共享办公领域。

  有媒体戏称“撒币填鸭,快速催肥”。这八个字,无疑是对当下很多创业公司“无知无畏”求生法则的总结。想起2018年公寓行业频发的“爆仓”事件,又不免为那些还在想着创业的人捏把汗。于是临时加塞了个问题“如果途家把短租市场都拿下来了,后来者想在细分市场再来创业有没有机会?或者后来者进来了,你会对他们持怎样的态度?”

  “短租或公寓行业,现在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远了去了,远了去了。”罗军一脸“认真”地对我说,“但我们的住宿产品跟国外真的差很多,中国现在在补课,补两个课:一个产品的课,一个是服务及文化的课。

  之所以会这么说,则完全是“实践出真知”,来源于罗军本人的亲身经历——每年都会抽时间去各地的公寓、民宿农庄住一住,为了放松也为了体验别人家的产品。

  采访的时候,恰恰是罗军跟太太厦门旅游回来,“我太太今天感冒了。树屋很有意思,但是热水只有三分钟、然后就都是冷水,人就感冒了。”说完,他便苦笑道,“平时应该是10分钟吧。我们那天很多人一起去,大家都用热水,供水就供不上来。以后,再也不去了。脉冲导致中国的民宿不行啊。我们现在基础还很差,就是说,它做事情时本质的基础东西没解决,比如,温度、空气、洗澡水等。

  “我们为什么用装配式生产?因为有太多的产品不过关啊!”罗军坦言,装配式建筑的工程工艺非常多且绝大部分的体验感也是有问题的——木屋真要把它做成了,成本很高;你相信在铁皮盒子里住舒服吗,未必吧;钢结构的,脚踩上去,整个房子在动。“只有钢筋水泥的装配式生产才能够有好的体验感”,更重要的是这种结构能够解决老房子墙体结构的“味道”问题,“装配式生产的冷热交互没有问题,管道是预埋在墙体里面”。

  原本以为途远用装配式生产是为了追风、创新,没想到人家真是用科技改善基础的住宿体验。认认真真给我讲解了大半天技术原理,罗军笑了,“途远不是斯维登的核心业务,可能你比较感兴趣”。

  回想早前住在卢浮宫边上的民宅里,可以吃上homestay手工制作的法式面包,早上出门能听到旁边教堂“当当”钟声,下午三点来杯咖啡。这种文化体验是原汁原味的,但“那边的人其实已经怨声载道——天天住这地方,他其实不想住那地方”。罗军指出,民宿客栈、短租包括度假租赁之所以在全球盛行,就是因为它体验的是人文历史、体验“家”的感觉——去一个别人住腻的地方去享受这一个星期,“现在很多产品是没有灵魂的嘛、文化植入提供不够。我们现在去民宿或者客栈会发现,所有装修风格啊、建材使用的木头啊……很多东西都是一样的,就像纪念品。大家都在做‘形’的模仿。

  两个不一样的体验案例,恰恰命中了短租行业的两个短板——基础差,文化植入不够。在罗军看来,未来人们更多的旅游行为,不是去“住”的,而是基于“活动”、基于“兴趣”而存在。大家都有兴趣的话,停留的时间就会比较长一点,而且是一群人在一起,这个时候住宿应该是“多人多天个性化的度假期”,未来更多的创新机会将会发生在垂直行业。以滑雪为例,中国有多少地方可以滑雪的好地方,是不是有人能够把它们全部找出来;滑雪不止是“滑”一下,它可以有培训班的、有讨论组的——大家白天滑完了、晚上去聊天。

  一边是,资本沸腾,共享住宿成投资人新猎物,创业者不差钱儿;一边是,不缺爱,“美好生活”召唤下的民宿短租成为创业的突破口;现实是,繁华背后暗藏“愁云”,小的创业者仍然是夹缝中求生。虽去日苦多,但来日方长。无论如何,就像罗军所说“小荷才露尖尖角”,大家都还有机会。只有真正抓到“美好生活”的真实需求、解决“短板”问题,方能在风口之下生存;纵使不能有途家这样的巨无霸的规模,至少也会能在“小而美”的春天活得精彩。

  难不成要自己刮龙卷风

  也许你们并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人的名字和故事,也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人曾经创办过的公司和品牌。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建设者,我们创造了一批又一批站在这里的建筑,这些建筑讲述着我们这一代人的功过、是非、丑美。但这些其实都不重要。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你们记住不记住我们都不重要。但是,未来的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个伟大的时代,她叫“改革开放”。她比文艺复兴伟大,她比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伟大。在这个时代,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富裕了,文明了,进步了。从这个时代开始,我们中华民族敞开了自己的胸怀,与世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站在未来再回头回看,这个时代的伟大意义,就在于她开启了进步和开放的时代,她铺垫了我们这一代人美好的生活。

  这是我在新年伊始看到的一段对改革开放40周年的深情告白和礼赞,来自于潘石屹《致未来的一封信》,也很能贴合我们做《大家》的初衷:这是个美好的年代,美好的年代造就了一批最可爱的人。他们辛勤耕耘也开拓创新。中国社会今日之更颠覆性变化,离不开一批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推动和实现的。

  在今天“创新创业”浪潮的推动之下,“创新、颠覆”将是未来社会的发展之主流。我们看到不少小而美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也看到巨无霸的企业越来越多地在公司内部设置一些负责创新研发的部门,如万豪的创新实验室(Innovation Lab)。当《大家》要做“创新”这个话题的时候,成功创业三次的罗军自然是人选之一。

  “我们没有专门的创新部门,因为我们公司是负责创新的。”罗军接收到这个话题,立马反问我一个问题,“告诉我,两个圆点之间,哪条线最短”。

  “直线最短。”这是个小学生就能回答的问题,没有什么好怀疑的,我脱口而出。

  “错!”罗军指出,所有人都想到了直线,“直线最短”这些事情,道理是对的但它行不通。“因为创新要换个路径。它有相对接近的最短;也可能是曲线走——有可能远但它成本低。”

  为了论证这个结论,他先是给我讲了日本“精益生产”的管理哲学,后列举了导致斯维登SOP升级的一个“血”的教训。“我一直说,‘创新’这件事情不是因为要创新才设立创新部门,而是无论它要升级还是降维、它都是因为用户需求在增长。其实我们每一个动作都要考虑它的创新性——通过创新使它效率最高、使用户体验最好。”

  在消费升级的今天,旅游行业的创业也确实都在以“需求”为核心,但对于用户需求或者用户体验的价值,却有着不同的声音:需求是存在的,品牌做好优化就好了;还有提倡引导需求创造需求,先提出品牌然后再去慢慢引导消费行为。

  “很难的。世界是没法被你改变的,因为你连自己都没有改变。实话说,引导需求最stupid,对企业来说它的性价比很低了。”罗军的答案直白地可能会让人痛,但这也是他的实践——早几年做斯维登甚至途家、让大家去住民宿公寓,也没人去住的呀。

  “风来了,你才飞起来,而不是你自己刮个龙卷风,你怎么也造不出风的。”罗军认为,需求不是主要用来引导的,重要的是顺应他的需求、顺势而为,“现在他们一定要体验这种的房子,我只要follow他们的需求走就行了;客人来了,房子边上有采摘,反正来了,闲在房间里也没事儿,你只要稍加指引就可以了,但不要扭曲他的需求。”

  一次和罗军的对话

  迈点丹丹:从携程干“丽呈酒店集团”这件事情来看,线上线下企业之间的竞争关系如何?

  罗军:我认为,无论是做线上还是做线下,你只要你的逻辑是紧紧围绕着“让你的用户更满意”,无论做线上线下,你都是最得益的。

  斯维登虽然做线下的,但是它关系到“用户在预订过程中是不是满意”、它“有没有其他旅游配套的服务上去”……它关心到的是“经营的不是房子、经营的是美好时光”。他从有“我想一家子度假,最好是住在一个田园时光里独栋别墅里”这个梦开始,寻找目的地/住宿产品,到后来住下来、给他一些增值的服务——门票、采摘,到他走的时候再送他伴手礼、欢迎他再次来住。它是完整的循环,这个完整的流程并不一定规定说“一定要这个公式去做”。但如果你做线下的,你有这样的想法,你从前面的环节就开始关心他。

  线上机构会看会说,你们这么多的房子,你们自己运营管理的不是那么好,所以我们就渗透到下面来,我做些标准的、很漂亮的服务给你们看看。这就是标准,我们都向他靠拢。我看这件事情从善意的角度来看。

  当然也有一些角度在讲的是,其实也会有利益的驱动。比如说,许多做线下运营的,至少20%、30%以上、厉害的50%以上的收入,都不是房费收入,所以这种情况下,它会考虑说,不仅要做它的线下,还做旅行相关的东西;还有做线下的会说,我是不是不要全部通过OTA,能不能有一部分通过我自己比如说会员来产生的流量订单,比如经济型连锁酒店80%来自于会员、而不是通过OTA,否则它挣什么钱。也有利益的考虑,我认为这些都合理。

  这就是想回答你的问题,既有线上又有线下,线上线下之间互相错位。如果悲观地去看这个是事情,那么问题就来了。

  迈点丹丹:问题在哪里?

  罗军:问题在哪儿?就是说,你学音乐的,你也会画画。虽然艺术都是相通的,但是别忘记,你本真是学音乐的,你别真的去画画,画画是辅助你的音乐,让你有感觉。

  你理解我的意思吗?你不能本末倒置的。

  迈点丹丹:但是人家是主张跨界,整个行业都是在这样。

  罗军:跨界一定是有化学反应才叫跨界、才有意义,否则叫什么跨界、否则就是做死掉了。你是卖药的,你突然去卖茶叶,药和茶叶有没有跨界的需求?

  一个企业成功就是它做它的核心。如果它的核心还没做好,它又做了非核心,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失败的,他需要大量的钱去养这些东西。除非它做的非核心是其核心的合理衍生、而且对其核心有价值。

  迈点丹丹:那途家模式或斯维登模式,有可能颠覆现在酒店在做的模式吗?

  罗军:不是我们颠覆,是他自己颠覆自己。曾经有人在论坛上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下面坐了很多酒店集团的大佬。我就问他一个问题“你们是不是都在做民宿公寓”。他们都做了呀。

  迈点丹丹:可能有点是国内酒店集团跟国外的酒店集团区别,中国酒店企业会做“大而全”。

  罗军:没有!温德姆也做。谁都做,他们都做。(上海腔,特别逗)

  迈点丹丹:香格里拉、万豪等有行政公寓,但没把它当很重点的核心,他们会有自己的主线。

  罗军:没错没错。

  迈点丹丹:但它不会单独去做像我们市面上的这类公寓,他们会觉得大船要做调头实在是太难了,中国的企业貌似是哪里热闹哪里去做下。

  罗军:最好什么都做。但最后死掉的就是坚持自己的这类企业。

  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话“如果你追求稳定,将难逃消亡的命运。但是你绝对创新,你又自己作死”。所以他得有个拿捏。但我认为一般来说头部企业,它不太会被本行业消灭,它都是被异业/另外一种模式打死的。既然是头部企业,它有各种招数使它水涨船高,它一定在前面的。所以你看头部企业都是被创新行业干掉的。

  住宿业很难出现一个头部企业把住宿业干掉。希尔顿做到50万房间了,你才出来一个房间。你或许有超过它的可能,但是你把希尔顿灭掉就很难。我原来不是做住宿行业,斯维登是将房地产的空余房子和这个结合。美团原来是送餐的,跟酒店业根本没关系,而且降维打得很厉害。

  在中国,你看最上面一层是什么?微信/社交,人们每10分钟都要去看一看;再下去是电商,买东西的;然后是生活类,美妆啊这些;再下来就是专业类的,比如携程,出门订票订住宿;最后才是酒店,三个月才去一次的。这样下来。下面的人很专业,上面的人要流量变现,就要灭下面的。为什么在中国出现这种事情?因为中国量大。海外,你做一个平台试试,根本没有人屌你的,因为总共没多少流量。中国不一样,所以大家都做平台,都想做马云、马化腾。

  梦想要有,但不能活在梦想里。我认为,反其道而行之。我们那一代人大家都不读书,我们读书,我们有突破的机会。到现在来说,大家都只想钱了。我们不想钱,行不行;我们想一想“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好不好。你做自己喜欢的有价值的事情,做一做总能挣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有人都不会饿死的、都会挣钱。

  迈点丹丹:下一个阶段,您的重心是在哪里?

  罗军:我想把线下做好、夯实。到今天来说,我创业的几家企业都蛮成功的,这不是自己吹自己,确实物质(需求)对我来说有限的,我赚再多钱干嘛用呢?能够认可我的不是钱。原来是存折对我的认可,现在是“能做些事情”对我的认可。我现在发现,我们的价值在于“我们现在有40000多万间高品质的房间”。如果有十万间、几十万间非酒店的房间,品质都能保证,而且性价比高,又适合多人多天住,将这些产业一打通,那它对我来说就很有价值。

  迈点丹丹:那你会干掉很多企业了。

  罗军:我先能够把基础东西做好。外形真漂亮,基础没做好,没用。

  就像我们家楼下馄饨铺,我们平时几个人吃的时候,都很好。可是人一多,老王就翻船了——馄饨都没煮熟。我说“老王你疯了,今天怎么馄饨煮成这样”。他说“人太多了,对不起对不起”。任何行业都会有这个这毛病。

  迈点丹丹:运营跟不上,这可能会长期是一个大挑战。

  罗军:需要统一的服务策略、一致的客户体验,有专门的企业来做这件事情。

  迈点丹丹:其实通过技术是可以把服务和运营是可以分离的。我在《亲爱的客栈》里面看到了很多小民宿主经营的痛苦——明星效应也解救不了的经营窘境。

  罗军:因为它不是homestay逻辑——他家就住在里边,空出两间房来招待你,这样就OK了。他现在是造一个东西,所以问题就很多。这些人出问题出在哪里?他活在理想中间。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做,你想让艺术家去帮房屋的主人,远不如我斯维登来帮你——我们更懂得怎么运营,我们更懂得SOP,我们更懂得建筑。

  迈点丹丹:“交换旅居”这个概念跟之前的分时度假做的东西是一样的吗?

  罗军:不一样。

  分时度假是产权不明晰。在亚洲地区,因为资源紧缺,大家都希望产权捏在手上。你给他20万,我问你“哪套房子是你的”,所以分时度假在中国行不通。交换入住的产权很明晰。你在厦门有套房子,产权是你们家的,以后的增值也是你的,这你很放心。“你有度假屋,但是你一年到头不怎么去的,多余的时间让我来住”是我们的经营逻辑。

  举个例子,你在厦门有个空房子,我在哈尔滨也有套房子,咱俩都有大量空的时间。我想旅游了,我跟斯维登说,我想住哈尔滨的房子,我给你三张我的厦门的券,押在斯维登;你想住的时候,只要给三张哈尔滨的券做交换就可以了。大家不需要知道对方是谁、我们俩没有交易的事情。

  迈点丹丹:交换也是同等价位。

  罗军:按金额来算的。

  迈点丹丹:如果不涉及到钱的交易,应该接受度都还可以……

  罗军:哪种情况下的交换是你最愿意的?你剩下的本来就是要扔掉的,你就愿意交换。比如说,你在上海的一套公寓,它是长租的,你说“别长租了,拿房间出来跟人家交换”,你肯定不干,因为你想要的是钱,它没有闲下来。为什么说转转这类APP会那么火?因为剩下的东西本来就是不要的,你当成乐趣去换,你愿意去转一转。

  迈点丹丹:你所说的交换旅居跟现在大家在做的共享民宿有什么区别?

  罗军:共享和分享都称为sharing lodging,共享是个伪命题。

  共享,是它的产权拥有和使用权是剥离的。这杯子,产权是我买的,但是我买了一千只杯子,叫共享茶杯,付费就可以拿杯子喝茶,sharing 也实现了。其实它是租赁经济。滴滴是共享经济、不是分享经济,车是他买过来的或者他的下家买过来的,然后租给你,他和大众出租有什么区别?其实是一回事,只不过人家用电话调度的,他用手机调度而已。

  分享经济不是。分享经济是物权拥有者和使用拥有者是一个人。举个例子来说,这个车是我的,同样上海五角场这条路是我往公司上班的路,你正好在这条路,搭上一起去,车上可以坐四个人,多一个人对我来说不影响油费,这叫分享经济。

  那么,我们来看斯维登的模式,我这个房子在海南,房子买了就是我自己度假用的,我不去住的时候,人住进来,分点钱给我,我当然愿意了。上海就不是分享经济,它是租赁经济,上海买套房子,我就是出租的,但是我给他一个很好的名字叫共享住宿。

  迈点丹丹:你希望年轻人来这个行业创业吗?

  罗军:欢迎啊。

  迈点丹丹:但创业环境比较浮躁。我随便搞个品牌、搞个平台,就可以去吸引资本;拿一笔钱就走了,很多公司就倒闭了。这其实很不负责任。

  罗军:满大街喊一声,有30%人举手说“我是CEO”;你问他“你在干嘛”,30%的人告诉你说“我在建平台”。所以大家营销过度,扎实服务没做到。

微信图片_20190218134056_副本.jpg

  采访手札

  第一次群访罗军的时候,他刚做途家,听他讲创业故事、听homeaway、Airbnb,我还在“游离”中,那个时候我还把途家当个服务商在看待——至少不是我那时研究的主业。

  多年后看他的企业一天一天做大、业务分支越来越多,原本以为三次创业的他活得像个追风少年,没成想他身上则更多的是务实大叔的沉稳——肚子里全是实战案例和经验总结,走得很扎实、不飘。

  再回头看看2018年的短租或者公寓行业,“爆仓”的凄凉如至冬天。但冬日也没什么不好,虽添了些沉静与苍凉,也或许是隐忍与退让、希望的沉淀与积蓄。待春季来临,一切都舒展开了,萌发奇迹。因为经营或者生活,原本就是不断破土而出的过程。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新媒体与大数据联盟

清博大数据

电话:136 6193 7953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北京世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57290号-5 

 

 

Copyright ©2003-2019CRC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