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我们在“疯狂”赏花,云南人在“拼命”吃花……

  • 分类:华夏风物
  • 作者:
  • 来源:华夏风物
  • 发布时间:2022-04-13 13:4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本文香气浓度含量过高,请谨慎点开。

我们在“疯狂”赏花,云南人在“拼命”吃花……

【概要描述】本文香气浓度含量过高,请谨慎点开。

  • 分类:华夏风物
  • 作者:
  • 来源:华夏风物
  • 发布时间:2022-04-13 13:48
详情

当下,山野城村间,百花盛开,玉兰、桃花、樱花、杜鹃、油菜花……这些千娇百媚、万紫千红的花卉轮番绽放,勾绘出一幅春光明媚的斑斓图景。面对此景,有人赏花拍照,有人采花入馔,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感受春天。

 

春日盛放的油菜花 ©图虫创意

 

花,作为被子植物繁衍生息的器官,也是营养物质和活性成分集中的地方。近年,吃花的话题每到春天都会引发热议。从南到北,各地或多或少都有吃花的习俗,趁着阳春烟景,跟随我们一同寻花吃花去。

 

 

「吃花历史上千年」

 

早在农耕文明还未出现前,靠采集为生的人们大概率是吃过花的,只不过有文字记载的证据需从商朝算起,《诗经·大雅》中的“周原膴(wǔ)膴,堇荼如饴”便是对食用木槿花的记录,还有善于烹饪的伊尹也开始用鲜花制作饮食。

 

雨后的木槿花 ©图虫创意

 

到了战国时期,屈原的《招魂》《九歌》中也有与吃花的相关记录,“捣木兰以矫蕙兮”、“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等。让我们了解到当时的花餐多与祭祀有关,同时并非人人可食。

 

汉代到隋唐前,鲜花作为食材的地位,在苗圃的发展下出现滑落,另一面则因颜值、香气被人们视为“仙药”,部分花卉被开发为药材,还成为某种意识符号的代表。

 

桂花酒 ©图虫创意

 

直到唐朝,吃花的行为渐渐盛行开来。主要原因是流行于宫廷中的花馔传到民间,一道因武则天而开创的“百花糕”(由各种花朵捣碎和米混合蒸制而成)算是一大代表。从饮品到食物,大家争相效仿,一时间让花餐成为一种风尚,由此流入市场,成为流行商品

 

宋朝因为佛教文化曾兴起素食的浪潮,鲜花入菜的地位得到巩固。即便到由游牧民族统治的辽金时代,无论饮食受到怎样的冲击,花餐依然有一席之地。

 

《汉宫春晓图》局部 ©图源网络

 

明清时期,花卉饮食可谓达到巅峰,从宫廷到民间,无论是食用品种,还是文献数量,吃花已成为全民饮食日常,并不稀奇。

 

可见,当代人的吃花行为都是有据可考,有源可溯的。只是在漫长历史进程中,由于地理环境的变化,饮食文化的迁移,科学技术的发展,花馔或多或少发生了流变。

 

 

「全国吃花大赏」

 

吃花的风潮尤以云南最盛,全省目前已知可食花类就多达120多种四季皆有,几乎覆盖全国可食种类,难怪羡煞不少滇外人。由此,我们把云南作为吃花的主要叙事对象展开描写,其他地区为辅铺开,搜寻各地具有代表性的可食花卉种类,可食部分以花蕊、花苞、花轴(含全花)为标准选取,时令上以春季为主,其他三季为辅,尽可能全面地描绘出一幅全国吃花地图送给大家。

 

全国不完全吃花指南 ©华夏风物

 

 

     云南地区     

春来食花上百种

 

云南十八怪中有“四季鲜花开不败”的说法。这是因为云南地处低纬高原,拥有7个温度带气候类型,兼具低纬气候、季风气候、高原山地气候多样性的气候条件。同时作为一个多民族聚集的省份,很多少数民族自古以来仍保留着吃野生蔬菜的风俗文化,因此,吃花对云南人来说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全省食花似乎藏着一条规律——吃花的热衷程度、丰富程度由滇南向滇东、滇北、滇西北逐渐递减。

 

生长在西双版纳的鸡蛋花,可食 ©图虫创意

 

 

滇南滇东南

 

对于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的玉溪、普洱、红河州、西双版纳州来说,热带季风气候使得这些地区全年温暖湿润,生物多样性在瑰丽呈现。

 

版纳地区,常见的食花品种包括但不限于芭蕉花、密蒙花、鸡蛋花芭蕉花是傣族人的美味,一般等到雌花不再生育后便采摘食用, 去老皮取嫩芯,凉拌、清炒或炖汤,口感肥厚有嚼劲,还有知名产品——红烧肉煮芭蕉花罐头。

 

芭蕉花 ©华夏风物

 

密蒙花一般被当地人称为染饭花,因为花序晒干后泡水可作天然食品染料,滇南地区中的傣族、景颇族、佤族等少数民族都会用它来染色糯米饭食用。与佛教有些渊源的鸡蛋花则是典型热带花卉,是夹竹桃科植物,一般吃花瓣,裹蛋液油炸食用

图片

属马钱科的密蒙花 ©图源网络

 

奔向500多公里外的红河州首府蒙自,除了过桥米线中时常能看到的菊花花瓣外,这里还有石榴花、棕树花、苦刺花等能吃。这三种花都是春天开放,吃前都需要焯水并浸泡至少1天,都以搭配不同食材炒着吃为主。

 

炒石榴花 ©图源网络

 

作为盛产石榴的蒙自,当地人连花也不想浪费。每年清明前后,雄花凋落,人们便采集脱落的花萼作为食材享用。宋朝的黄庭坚就已经在吃的棕树花,主要是以未开放的花苞(去除佛焰苞后)为食材,由于状貌呈细密颗粒状,也被称为棕苞米、棕苞,口感脆嫩。腾冲人则炖煮食用。

 

棕榈科棕树花 ©图虫创意

 

苦刺花颜值不低,花期长,是蝶形花科植物,花苞肥美软嫩,是不少人即便它苦也喜爱吃的原因之一。如今,在建水、弥勒都已规模化种植满足人们需求。

 

蚕豆米炒苦刺花 ©图源网络

 

隔壁的文山州,当地的三七可是全国知名特产,当然它的花也被当地人拿来享用,微苦的鲜花花序通常用来与肉片同炒或直接煲汤。另外,阳荷,也是文山人的野趣美味,尤以西畴县最有名,凉拌或清炒都可。

图片

阳荷,姜科植物 ©图源网络

 

向省城昆明的方向靠近,在坐拥抚仙湖的玉溪,茉莉花、苦藤花是春日餐桌的芳香点缀。或许大部分都已知茉莉花炒蛋的美味,苦藤花则鲜为人知。这种花在夜间会有清香,味道十分苦涩,因此也叫假夜来香、苦凉菜。当地人一般用鸡蛋炒食、凉拌或煮汤

 

苦藤花,萝藦科 ©图虫创意

 

 

滇中滇东

 

“春城”昆明,冬暖夏凉,四季常青,这里除了当地人吃的花卉外,还汇聚了省内各地的花卉品种,或许去一趟篆新农贸市场就能收获不少。

图片

玫瑰花酱馅料的鲜花饼 ©图虫创意

 

最熟悉的或许就是玫瑰花,鲜花饼内馅的主要食材,玫瑰其实是中国原产,但可食用品种则是明朝从西亚传入,同时期《遵生八笺》中也出现了入馔的记录。如今在云南安宁的八街已成规模化种植生产,用途多样。

图片

马桑花和金雀花 ©图虫创意

 

此外,昆明人这一季还爱吃棠梨花、金雀花,少数人独爱马桑花和奶浆花。棠梨花古称楟花,楟为紫铜色的酸甜野梨,与普通梨同期生发,棠梨花以花苞为食材,凉拌或炝炒,脆嫩爽口。长得像小鸟的金雀花算是一年中开花较早的花种,还有白色、粉色,市场常见为黄色,同样以花苞为主食用,用鸡蛋炒食算是家常标配。

 

略带苦味的奶浆花 ©图虫创意

 

带有清凉感的马桑花是桑科植物,可谓“人蚕共食”,在桑葚长出前,人们也要享用它的花序花轴,通常焯水后炒食与苦藤花同科的奶浆花,学名苦绳,其实很多地方都有,但对生活在昆明团结乡的白族人来说,春天采下花序和嫩叶,焯水后煮粥或炒食是旧时习惯。

 

新鲜核桃花 ©图虫创意

 

距离昆明仅2小时车程的楚雄,除了多地都食用的天南星科芋头花外,当属核桃花和洛神花较有特色核桃花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十分陌生,因为花形为条状,又叫长寿菜,每年春天开花,主要采集雄花,吃花序花轴部分,吃前除须,晒干还能当干野菜存储使用,四川江油也有食用习惯,通常凉拌和炒食

 

洛神花,学名玫瑰茄 ©华夏风物

 

洛神花则常见于饮品中,原产自非洲,国内广东、闽台地区也有,但楚雄武定县因地处干热河谷区而发展成规模化种植,每年10月份采集花苞后用萼片制成果酱、蜜饯或干货食、饮用

 

凉拌油菜花 ©图源网络

 

春季赏花大赛里油菜花算是举足轻重的流量型选手。位于云南东部曲靖下的罗平县,每年春天都是赏油菜花的热门景点。作为与菜心、芥菜同为十字花科的油菜花,耀眼的小黄花和嫩茎叶在观赏后也难逃被洗净切段炒食的“厄运”。

 

 

滇西滇西南

 

位于云南西部的大理,长期以来享受着游客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这里的吃喝也极具民族和地理环境区域特色。首当其冲的代表当然得派出“水性杨花”,学名海菜花。早在清朝年间就有记载(吴其浚《植物名实图考》)。海菜花对水体质量的感知十分敏感,可谓是飘荡中的水质检测仪,早年昆明的滇池也有此植物,但水体被污染后它也就消失了。春末夏初是它开花的时节,白色小花纯洁可爱,当地人一般从水里捞起后食用花薹、嫩叶部分,炒、汆、烩、煮均可,口感黏滑脆嫩。

 

“水性杨花”,水鳖科植物 ©图虫创意

 

此外,大理人还吃大白花杜鹃和木槿花前者分布云南多地,但此品种更具可食性,淡淡香味藏于花体,采摘去蕊后食花冠、花蕾,但吃前须焯水,煮汤算是当地代表菜。后者则普遍可见,颜色多样吃法也多,汤羹、摊饼、炝炒……口感滑嫩松脆,留香齿颊。

图片

大白花杜鹃 ©图源网络

 

往西,坐拥丰富地热资源的腾冲松花和山茶花是代表花卉。松花早在南宋就被当时的“吃货”林洪收录到《山家清供》中,这种3月主要长在马尾松枝前段的花朵,稍有微风就飘起黄色烟雾,但这“烟雾”是食材,应季采摘,晒干后可取得黄色花粉,腾冲人一般用来制成松花糕,此物江南地区也有身影。山茶花,除滇中高原外也生长于云南西部山地中,在腾冲,通常取花瓣洗净后炒食,清香适口。

 

腾冲点心——松花糕 ©图源网络

 

向南进入德宏州,属苏木科的白花羊蹄甲算是当地食花代表玉荷花大白花也是它姓名,它的吃法通常为与鸡蛋同炒,或用蚕豆煮汤。现今多地菜市场可见,基本是焯过后以被捏成球状的形态出现。

 

 苏木科白花羊蹄甲 ©️图虫创意

 

 

     其他地区     

红黄蓝紫缤纷芳餐

 

云南人的花餐虽然丰富多彩,但吃花并非云南人独有,其他地区同样保留着自古以来的花餐习俗,有的甚至独具特色,与众不同。

 

韭花酱制作中 ©图源网络

 

北方地区的餐食时常受到南方人吐槽,但北方人也有绚烂的吃花习俗。在北京、内蒙古、山东和东北部分地区,都有吃韭菜花习惯——在韭菜花欲开未开时摘下它的伞型花序,制成乌青色的韭花酱,并通常与涮羊肉的麻酱搭配食用,吃起来咸香可口。而且据说这个吃法与唐昭宗时期的杨凝式颇有关系,从他的《韭花帖》中可见端倪。

 

4月的北京群花绽放,其中,一串串颜值颇高的紫藤花,从高濂的《遵生八笺·饮馔服食笺》中可以发现,此花曾被作馅料制成藤萝饼,如今也有保留,只是很少见了。

 

清洗紫藤花 ©图源网络

 

相似形态的白色洋槐花,花朵大,花瓣肥,看似可食性很高。在江苏苏州,每年4、5月,正是当地人吃洋槐花的时节,与国槐不同,这个品种原产于北美,十八世纪才传入中国,十九世纪才普遍种植,因此吃花史不算长,但吃花方式可谓丰富,槐花麦饭、槐花包子、饺子、炒鸡蛋、摊饼等等

 

洋槐花,别名刺槐 ©华夏风物

 

既然说到江苏人吃花,自然绕不过金秋时节的桂花。当满觉陇香气袭人时,正是当地人采摘它的时节,桂花蜜、桂花糖,配汤圆、猪油糕、赤豆汤等等,都是不错的滋味。

 

桂花鸡头米 ©图虫创意

 

位于中原的河南,昔日的神都洛阳,因为武则天的关系使得满城尽是牡丹香,这绚烂花朵,当地人通常会赶在4、5月的盛花期前,取粉白色品种的花苞,然后煮汤或炒食,吃起来微苦

 

牡丹花,芍药科 ©图虫创意

 

洛阳以南的南阳南召县,这里据说是望春玉兰的原产地,当地辛夷(玉兰制成药材后的名字)算是名产。这里玉兰花的种植面积已达30万亩,开春时,取花瓣油炸或熘肉片、蒸肉饼、蒸花糕算是特有吃法。但苏州也吃。

图片

玉兰花 ©图源网络

 

花城广州,火红色的木棉花3月如期开放。当地人通常捡拾掉落的花朵,连同花瓣一起煲汤喝。西南地区则叫它攀枝花,吃法大不同,云南人和四川人都是只取花蕊部分,焯水浸泡后炒食

 

广州市花木棉花 ©华夏风物

 

紧邻广州的美食之都顺德人们会吃长得像蝴蝶的姜花,此花有香气,花序花瓣柔嫩,通常采摘后炒蛋或用上汤的方式烹饪。台湾新竹县的人也爱吃,姜花饭、姜花汤可不输“老广”。

 

用姜花点缀同食 ©图源网络

 

湖南衡阳的祁东县黄花菜是当地名产,通常5月采收后制成干货销售全国,四喜烤麸中常见其身影。湖北洪湖和山东济南的人则会采食荷花油炸食用的方法可是曾经慈禧喜欢的小零食。

图片

新鲜百合科黄花菜,又叫萱花 ©图虫创意

 

此外,江西遂川人的丝瓜花,吃法与云南人大同小异,取雄花油炸或炖汤樟树人的面拖油炸栀子花,古称“薝卜煎”(《山家清供》有记载),可甜可咸。安徽霍山的铁皮石斛花,养生人群的偏爱,全花可食,蒸蛋、煮汤均可。广西贺州的南瓜花,雄花去蕊油炸食用,香脆可口。贵州独山人的“素臭酸”,取材凤仙花发酵而成,风味独特……

 

南瓜花 ©图虫创意

 

当然,不管是云南省,还是云南以外的其他地区,可食花卉的品种和饮食习俗远不止于此,因为行文篇幅有限,所以只能展示一些比较有趣或有代表性的花卉品种。

 

芬芳绚烂的花卉,在不同的时节如期绽放。它们被作为食材入馔的风俗延续至今,在流转的时光中,凭借各自的芳香和美颜,抚慰着人们的内心和舌尖,让野趣和风雅并行存世,带给今人更多的新奇和格调。

 

参考文献:

[1]王星光、高歌,《中国古代花卉饮食考虑》,2006.

[2]钟晓璐,《中国古代餐花行为及其书写研究》,2017.

[3]许明辉、陈伟、蔡青,《云南菜食花植物资源与土著知识》

[4]蓝紫青灰,《花为馔》

 

文丨森

文字编辑丨木木

图片编辑丨茶叶末儿

百科创建|玲玉、思彤

封图丨图虫创意

来源|华夏风物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北京世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30544号-1

  

Copyright ©2003-2019CRC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