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佳果不知何处寻?这份中国水果之乡清单请收好

  • 分类:华夏风物
  • 作者:大华
  • 来源:华夏风物
  • 发布时间:2022-03-30 15:0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翻阅历史,看看中国水果的家乡都在哪里。

佳果不知何处寻?这份中国水果之乡清单请收好

【概要描述】翻阅历史,看看中国水果的家乡都在哪里。

  • 分类:华夏风物
  • 作者:大华
  • 来源:华夏风物
  • 发布时间:2022-03-30 15:07
详情

中国人与水果的渊源,早在春秋时期《诗经》里“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浪漫田园情怀中便可一窥。 

 

正安野木瓜,中国地理标志产品。诗经中提到能换“琼琚”的“木瓜”,就是这种野生的酸涩野木瓜 ©正安县人民政府

 

此后,水果在中国被广泛栽培,甚至许多漂洋过海来到中国扎根的水果,在品质和产量上相比原产地都更“青出于蓝”。华夏大地上,也因此渐渐涌现出许多知名的水果故乡。

 

如今,“水果之乡”依然是美味的代名词。这些知名的产地或许就在你我身边,有的更是知名的旅行目的地。而应季前往水果之乡开启一段“寻果”之旅,或许会成为你旅途中的意外之喜。 

 

中国水果之乡分布图 ©华夏风物

 

 

近几十年来,中国的水果产量始终位列世界首位,但品类却并不丰富。大部分位于温带,极少部分位于亚热带与热带的土地区域,使得中国的原生水果以温带水果为主。这些水果的产地,大多拥有极为悠久的历史。 

 

中国的气候条件,决定了这里原产的水果品种 ©《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桃的功用早在春秋时期便受人重视,与后来不同的是,当时的桃和李都被视为美化环境的观赏树木。不论是《诗经》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绚烂桃花,还是《史记》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高尚品格,看起来桃的果实在当时并非是人们食用的选择,反而是“长寿”、“辟邪”等美好祝愿的象征。 

 

桃树在最初是作为观赏植物来栽培与利用 ©图虫创意

 

到如今桃的起源早已不可考,根据史料和野生桃树的分布情况进行推测,最早的野生桃树很有可能分布在中国秦岭山区靠近渭水上游的流域,像魏晋时期便已出现的品种“秦桃”——秦安蜜桃,便是这一支甘肃桃的后裔。相传秦桃早在汉代就已广泛种植,此后又被唐太宗李世民所钟爱,列为朝廷贡品。

 

沿着渭水黄河来到下游的齐鲁大地,泰安肥城也是千年前便已成名的中国桃乡。肥城桃也被称作“佛桃”、“肥桃”。而在每年三四月份,肥城桃花更是不可错过的盛景,位于泰山脚下的漫坡桃源,是你春日赏桃之旅的小众目的地。

 

秦安蜜桃,是中国传统桃种——甘肃桃的后裔 ©中国甘肃网

 

而说到最早“进宫”的桃子品种,还是要数河北的深州蜜桃西汉初年,深州便是著名的产桃大县,并因此获得了“桃县”的美称,自此直到清朝都被列为皇室贡桃。明清两代深州蜜桃更是名震一时,清朝更是有“红蜜”、“白蜜”两个品种之分。

 

深州清朝以来便是武术之乡,而运输深州蜜桃进京更是跋山涉水,路途凶险。因此便引得当地众多武林高手争相请缨,成就一段护桃进京的佳话。

 

明清时期开始扬名的深州蜜桃,有“白蜜”、“红蜜”之分,图中为深州白蜜桃 ©图虫创意

 

相比北方贡桃,生于南方的水蜜桃则是江南初夏柔和风情的代表。如今为人所熟知的奉化,阳山等水蜜桃产地,源头品种其实皆来自沪上。

 

早在明代的栽培著作《二如亭群芳谱》中,便有记载:“水蜜桃独吾邑有之,而顾上宝西园所出最佳。”而其中提到的“顾上宝西园”,则是明万历年间上海县城顾氏家族一处名为“露香园”的私家花园

 

此后尽管顾氏家道中落,园林废弃,但露香园水蜜桃的名声却经久不衰,从清朝时民间流传的竹枝词“一吸琼浆知水蜜,筠篮先问露香园。”中便可见一斑。 

 

不论是如今的奉化玉露,还是无锡阳山或上海南汇所产的水蜜桃,其源头品种都是上海水蜜桃 ©图源网络

 

值得一去的中国桃乡:

 

甘肃天水秦安蜜桃之乡、山东泰安肥城桃乡、河北衡水深州蜜桃之乡、上海水蜜桃之乡。

 

 

被中国人称为“果宗”的梨,在中国至少有三千年的栽培历史。《史记》中就曾有秦汉时期“千树梨,其人与千户侯等”的记载,证明梨在当时首都所在的中国北方地区,栽培已成规模。

 

要说如今中国产梨大省,当属一省之内足有七座“梨乡”河北。不论是赵县现存华北最大的古梨树林,还是北宋时就已成名的魏县鸭梨,都是这里悠久植梨史的最好佐证。

 

位于赵县常信营村的古梨树林梨花盛开的景象 ©图源网络

 

紧随河北之后争夺梨乡名号的则是山东。明末便已闻名的莱阳茌梨,是传承至今的传统优良梨种之一。黄河水系淤积而成的油沙地,成就了莱阳梨自古以来的优秀品质,之后接连捧红丰水梨、秋月梨等外来品种,更是可见莱阳梨乡先天的环境优势。

 

黄河水系中的白梨产地不止一处,盛产酥梨的安徽砀山也是自古以来的梨都,明《徐州府志》中便有砀山酥梨的记载。近代砀山酥梨更是被移栽至黄河故道旁,将自古以来贫瘠多沙的土地改造为风景秀丽的自然保护区,这一举两得的佳话更是当地人勤劳智慧的体现。

 

每年3-4月份,安徽砀山都会有盛大的梨花节开幕 ©图虫创意 

 

到了西汉时期,梨树也有一部分迁徙至长江流域“安家”。《山海经》、《湖北荆州土地志》中都曾有过“江陵有名梨”的记载,而湖南马王堆汉墓中更是出土了两千多年前的梨核。如今看来,生于“江陵”的梨都属砂梨品种。

 

湖北枝江的百里洲,是长江流域第一大江心洲,也是中国的砂梨之乡。长江泥沙在此淤积成岛,形成了天然适合栽培砂梨的砂质土壤。每年三月梨花盛开的季节,更是引得游人齐聚百里洲头,踏青赏花。 

 

位于枝江市的百里洲,是长江第一大江心洲,同时也是枝江砂梨的故乡 ©图源网络

 

值得一去的中国梨乡:

 

河北石家庄赵县雪花梨之乡、河北邯郸魏县鸭梨之乡、山东烟台莱阳梨乡、安徽宿州砀山酥梨之乡、湖北枝江百里洲砂梨之乡。

 

 

中国人与枣的渊源,早在新石器时代便开始。得益于优秀的储存能力,枣可以说是中国人最早开始栽培的食用水果。东汉初年,枣就曾是缓解饥荒的利器,因此枣的种植也被历代统治者所鼓励,颁布“枣政”以维持枣的生产。 

 

《宋人扑枣图轴》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古人对于枣食用功能的利用早已有之 ©台北“故宫博物院”

 

枣树的适应性极强,因此在中国各地都有广泛种植。而最为优质的枣产地则要数环渤海一带的华北地区,此地自古属青州郡。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中便有“青州有乐氏枣,丰肌细核,膏多肥美,为天下第一”的记载,如今我们熟知的沧州小枣、乐陵枣、黄骅冬枣和沾化冬枣都属此地所产,是自古以来的中国枣乡。

 

而到民国时期陕西大荔引种冬枣,维持至今种植规模已迅速扩大,逐渐成为中国“红枣种质天然资源库”。当地栽培的丰富品种,让大荔也成为如今更为人所知的“枣乡”。 

 

冬枣在大荔的扎根,则要追溯至民国年间的移栽活动,造就了如今大荔冬枣的盛名 ©图源网络

 

值得一去的中国枣乡:

 

河北沧州金丝小枣之乡、山东滨州沾化冬枣之乡、陕西渭南大荔冬枣之乡。

 

 

相比中国其他的原生水果,柑橘家族受地理和环境的影响更为显著。“南橘北枳”的典故,让中国人拥有了根深蒂固的“南方产橘”观念。宋朝的柑橘专著《橘录》中详细列举了当时柑橘产地,将“温郡”之橘(今温州)列为最佳,苏州、台州、荆州,闽广等地“已不敢与温橘齿”。其中的“温橘”便指的是温州蜜柑

 

唐宋以来,由于温州柑橘质优味美,人们便将温州的别称“瓯”,用以称呼当地柑橘为“瓯柑”。北宋时,宫廷中更是因此产生一种“传柑”习俗,皇帝会将温州“贡柑”赠予大臣以示器重。自此直至清朝,瓯柑都是宫廷上贡的果品。 

 

每年小雪前后,历史悠久的温州瓯柑都会迎来丰收 ©图源网络

 

蜜柑的另一代表性产地,则是在台州黄岩。目前普遍认为,黄岩蜜桔是温州蜜柑的祖先品种。早在三国时,黄岩盛产乳柑已有记载。得益于产地附近方便的水路运输,黄岩蜜桔常依靠船舶运销至外地,民国时以“天台山蜜桔”之名销往上海,黄岩蜜桔声名大振,“蜜桔之乡”的名号也自此打响。

 

图为临海涌泉蜜桔,黄岩古属临海郡,因此如今的涌泉蜜桔和黄岩蜜桔其实属同一品种 ©图源网络 

 

同属柑橘类水果的柚子,故乡则多分布在岭南地区。当地人自古认为柚子有辟邪讨彩的象征,也衍生出各类利用柚子祈福的习俗。如今常见的柚子品种大致分为两类,分别是沙田柚和文旦柚

 

广西容县沙田镇是沙田柚的原产地,此后又在广西各地广泛扩种。如今的沙田柚,已是包含广西全省范围的地理标志产品,江西赣州、广东梅县所产的柚子都属于沙田柚的变种。文旦柚的知名品种当属琯溪蜜柚。在琯溪蜜柚之乡——福建漳州平和县,自古以来柚子被称作“香抛”,清朝时被列为贡品。清代学者施鸿葆《闽杂记》一书就曾提到“品闽中诸果,荔枝为美人,福桔为名士,若平和抛则侠客也。” 其中被比作侠客的“平和抛”,便是指如今的琯溪蜜柚。 

 

秋日岭南地区的柚子,是最能代表秋天的颜色 ©图虫创意

 

值得一去的中国柑柚之乡:

 

浙江温州瓯柑之乡、浙江台州黄岩蜜桔之乡、广西玉林容县沙田柚之乡、福建漳州平和蜜柚之乡。

 

 

在万物复苏的当下,应季的水果也渐渐走上市场。趁现在,来到正在丰收的水果之乡开启一段寻果之旅,不仅能品尝到地道的新鲜水果,更能在原产地感受这片肥沃风土的独特魅力。

 

 

中国原生的樱桃品种,体积小而口感细腻。与我们现在能够买到的车厘子不同,中国樱桃是极其脆弱的珍味,《吕氏春秋》中将樱桃唤做“含桃”,便是说樱桃体积小,可为鸟所含。传统的樱桃品种由于肉少且不易储存的特性,如今已很少有大规模的种植。

 

中国原生的樱桃品种,如今已罕有广泛种植,图为四川广安樱桃 ©图源网络

 

根据生长特性与如今的分布状况来看,长江中下游流域就是樱桃的起源地。直到汉朝,樱桃还都是皇宫贵族祭祀的专属。但随着唐宋时期国力的发展,原本居于庙堂之上的樱桃也逐渐“走入寻常家”,在首都洛阳周边大量栽培樱桃。栽种规模最盛时,仅在《洛阳花木记》中便收录有紫樱、腊樱等数十个品种。

 

如今我们在四月前后的洛阳,依然能够品尝到唐代流传至今的樱桃滋味,那两条历代栽培樱桃树的山沟也仍在洛阳郊区保留,成为游人今时春日赏樱的好去处。 

 

产自洛阳龙门山的洛阳樱桃 ©图虫创意

 

随着十九世纪中国国门的打开,与西方文化一同到来的,还有远道而来的“车厘子”胶东半岛类似西南欧洲海洋性气候,让这枚欧洲而来的甜樱桃迅速在烟台福山扎根,并广泛移栽。自此,福山和一众渤海湾沿线城市成为“大樱桃”在中国的故乡,成为市场的主流。当地大量树龄达上百年古樱桃树,是这里悠久栽培历史的最好证明。

 

20世纪80年代,大樱桃的产地也开始顺着陇海铁路向西北迁移。郑州、西安等内陆城市逐渐成为新晋的“樱桃之乡”。尽管这里严酷的寒潮让樱桃不适宜冬季种植,但当地更长的日照时间抹平了温度上的不足,有了现代农业技术的加持,我们也有机会品尝到不同产地的优质大樱桃。 

 

环渤海湾的湿润海洋性气候,是培育多汁大樱桃的最佳条件 ©图源网络

 

值得一去的中国樱桃之乡:

 

河南洛阳樱桃之乡、山东烟台福山大樱桃之乡。

图片

 

在樱桃节令之后而来的,是同样红艳的杨梅。早在西汉初年,长沙马王堆汉墓中便出土了杨梅核化石,作为中国最早被用于食用栽培的水果之一,汉代《上林赋》中就曾将杨梅与梬 、枣等经济作物一同罗列。 

 

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杨梅化石 ©中国美术报

 

喜好酸性土壤的杨梅,在中国南方有广泛分布。起源于云贵高原的它,在唐宋时开始逐渐向东方延伸,并最终在江南地区广泛栽培。唐宋时人们对杨梅极为偏好,唐代平可正《杨梅诗》中有对于杨梅的咏叹:“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

 

宋朝时浙江所产杨梅质量上乘,成为皇室贡品,自此名扬天下,奠定了浙江如今杨梅之乡的历史地位。台州、温州等浙南沿海地区,是东魁杨梅的故乡。东魁杨梅以果大饱满著称,它的原生母树,现在仍保留在台州的黄岩东岙村。

 

体型大小类似乒乓球,才是东魁杨梅的标准size ©图源网络

 

而在钱塘江入海口沿岸的慈溪、余姚、舟山,则以荸荠杨梅而闻名。体型稍小颜色紫黑的的荸荠种,是典型的晚熟杨梅,一般在六月份才会成熟。而如今罕见的白杨梅,也早在明代谢肇淛的杂记《五杂俎》 中有所记载,名为“水精杨梅”,在余姚、上虞等地都有分布。 

 

白色杨梅在古代被认为是绝佳上品,其实是杨梅先天缺少花青素的品类,因此也需要更为精细地栽培管理 ©图源网络

 

值得一去的中国杨梅之乡:

 

浙江台州东魁杨梅、浙江宁波慈溪杨梅之乡、浙江余姚杨梅之乡、浙江舟山晚稻杨梅之乡。

 

 

如今常见的枇杷,在古代却也是珍稀品种。对于环境的挑剔,以及采摘后难以完好保存的尴尬,都让它最终成为高高在上的水果。而正是这一份神秘感,也使得远胜于中国的枇杷,如今其起源已不可考,只能靠后人推测猜想。 

 

如今还略显小众的枇杷,是中国的原生水果品种 ©图源网络

 

经过学者们对于溯源的不懈努力,目前认为枇杷起源于四川的干热河谷之中。如今四川省内枇杷的产地广布,却独以蒙自枇杷为上品,与蒙自常年无冬的河谷环境不无关系。南盘江与红河水系密布于蒙自山脉之间,形成水热丰富的“坝子”。在这里不仅有“大五星”、“早钟”等优质枇杷品种,更是知名的石榴之乡,水果品类极为丰富。 

 

蒙自当地也出产优质的软籽石榴,被称为石榴之乡 ©图源网络

 

江南培育枇杷的历史同样也要追溯至唐代。与杨梅类似,大唐国力的进步让原本小众神秘的枇杷,来到江南并自此扎根。苏杭等地盛产白沙、塘溪枇杷早已声名远扬,而歙县的三潭枇杷,更是你游览黄山过后值得一品的知名特产

 

值得一去的中国枇杷之乡:

 

云南红河蒙自枇杷之乡。

 

 

尽管立夏之后才是品尝荔枝的最好季节,但你若心急想品尝荔枝的美味,在春寒刚过的当下品一颗“三月红”荔枝也是不错的选择。

 

自古以来即是华南名产的荔枝,在中国历代可谓是受尽宠爱。从《三辅黄图》中汉武帝破南越建扶荔宫,到唐代杨贵妃“一骑红尘妃子笑”的典故,荔枝可谓是中国人最爱的水果之一,并不惜为一品荔枝之味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 

 

春日里就能成熟上市的“三月红”荔枝,是你提前品尝荔枝滋味的最佳选择 ©图虫创意

 

荔枝之名起源于公元前二世纪《上林赋》中的“离支”,之后白居易在《荔枝图序》中将其释作“果实离开枝叶,便易变色变味”。在广东、广西以及海南一带都有野生荔枝的踪迹,而之后又传入四川、福建等地

 

四川更是自古以来大量进贡的荔枝之乡,《鹤林玉露》上便有:“唐明皇时,一骑红尘妃子笑,谓泸戎产也。”的记载。因此杨贵妃所品尝的妃子笑,便更有可能是四川泸州所产荔枝,而流传至今以泸州合江荔枝为上品。 

 

生于川蜀之地的合江荔枝,也是自古以来的贡品水果 ©图源网络

 

说到两广所产荔枝,则不得不提增城。南宋杨万里的《诚斋集》中“五羊荔子,上上者为绿罗包。”便已证明,增城挂绿自古便是人尽皆知的珍贵品种。清嘉庆年间,由于官府课以重税,百姓纷纷砍伐挂绿荔枝,至今已几近灭绝。

 

现在留存的挂绿荔枝树中最为知名的,便是如今生长于广东增城西园中的唯一一棵“西园挂绿”。往日西园如今已被整修成为荔城挂绿广场,用于保护和纪念这棵珍贵的挂绿母树。 

 

增城挂绿湖广场,栽培着如今留存最久远的一棵挂绿母树 ©图虫创意

 

值得一去的中国荔枝之乡:

 

四川泸州合江荔枝之乡、广东广州增城荔枝之乡。

 

中国各省知名水果之乡 ©华夏风物

 

如今随着农业技术的进步,“往日水果今何在”的担忧似乎已不是我们选购水果时需要操心的问题。但风土和物产之间的联系,早已深入其本身的风味。

 

寻找水果之乡,更像是在品尝华夏广袤风土的千般滋味。而这或许才是我们理解中国物产的最好方式。

 

 

文丨大华

图片编辑丨雪哥

封图手绘丨图虫创意

来源丨华夏风物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北京世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30544号-1

  

Copyright ©2003-2019CRC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