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浅析日本新闻媒体中的厌华情绪

  • 分类:国际传播
  • 作者:金嬴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6-20 11:55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一、充溢于日本新闻媒体中的厌华情绪近年来,新闻媒体日益成为影响和改变中日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留意审视一下日本的新闻媒体,可以发现那里充溢着一股浓厚的厌华情绪,对中日关系的发展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仅从2004年来看,日本新闻媒体中反映出的厌华情绪可以说集中表现在四个方面:1唱垮对华经援(ODA);2唱酸“中国特需”;3唱高中国反日情感;4唱恶东海油气开发。其特征也可概括为两点:一是参与的新

浅析日本新闻媒体中的厌华情绪

【概要描述】一、充溢于日本新闻媒体中的厌华情绪近年来,新闻媒体日益成为影响和改变中日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留意审视一下日本的新闻媒体,可以发现那里充溢着一股浓厚的厌华情绪,对中日关系的发展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仅从2004年来看,日本新闻媒体中反映出的厌华情绪可以说集中表现在四个方面:1唱垮对华经援(ODA);2唱酸“中国特需”;3唱高中国反日情感;4唱恶东海油气开发。其特征也可概括为两点:一是参与的新

  • 分类:国际传播
  • 作者:金嬴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6-20 11:55
详情

一、充溢于日本新闻媒体中的厌华情绪

近年来,新闻媒体日益成为影响和改变中日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留意审视一下日本的新闻媒体,可以发现那里充溢着一股浓厚的厌华情绪,对中日关系的发展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

仅从2004年来看,日本新闻媒体中反映出的厌华情绪可以说集中表现在四个方面:1唱垮对华经援(ODA);2唱酸“中国特需”;3唱高中国反日情感;4唱恶东海油气开发。其特征也可概括为两点:一是参与的新闻媒体多,除了长期反华的右派媒体外,连一些原来持中间立场或对华态度友好的新闻媒体也加入进来。二是涉及的议题广,即从以靖国神社为代表的历史问题扩展到经济、军事、政治、文化等诸多现实领域,大有逢中必炒、逢中必批的味道。

2003年10月,中日传媒交流论坛在无锡召开。会上,针对当时双方新闻报道中业已出现的倾向,中国前驻日大使杨振亚向两国新闻界发出呼吁,希望新闻媒体尽可能做到“实事求是”,多做有利于两国友好的报道。但是,其后的事态发展表明,日本新闻媒体不但没有从2002年沈阳领馆事件那种偏颇极端的报道老路中改弦易辙,而且愈走愈远。从表面上看,“友好不是新闻,非友好有刺激,才是新闻”似乎是追求煽情轰动效果的新闻职业本能使然,但进一步考察就会发现,日本媒体厌华情绪的后面有更为深刻的原因。

二、日本新闻媒体对华态度的历史回顾

日本新闻媒体的厌华情绪是否是一时现象?回答这个问题,应该首先分析日本近现代新闻媒体对华态度的变迁过程,在历史的脉络中进行判断。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日本新闻媒体的对华态度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近代报纸问世到中日复交前期,这一时期横跨百年。日本的近代报纸诞生于19世纪60年代的明治维新前后,随着富国强兵目标的明确提出,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很快走上了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对于这种侵略路线,新闻界是积极的鼓动者和拥护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福泽渝吉和他创办的《时事新报》。以《时事新报为阵地,福泽极力鼓吹发动对外侵略战争,例如中日甲午战争前夕,福泽渝吉在《时事新报上连篇累牍发表时事评论,主张日本应该“杀尽朝鲜京城的支那兵,海、陆大举进入支那,直陷北京城”。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民,福泽表示了最大的偏见、蔑视和歧视,例如其在报纸上用"猪尾儿"、"乞食流民"等轻蔑性语言称呼当时的中国人。[1]这种情况到20世纪30年代日本全面侵华前表现得更加显著。1931年日本挑起九一八事变后,充斥日本报端的满是“暴支膺惩”等极具煽动性和污蔑性的口号。曾经有日本学者指出,报纸成为军国主义的战争工具,固然有《大日本帝国宪法》、《报纸法》等外在压力,但报纸并非完全被动,在很大程度上,报纸也是煽动草根阶层军国主义意识的元凶。二战虽以日本战败投降告终,但它随即倒入美国怀抱成为反共冷战的桥头堡,所以新闻媒体的对华态度依然以敌视为主。可以说,在第一阶段的一百年里,日本新闻媒体的对华心态是鄙视加敌对。

第二阶段是从中日复交前后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近二十年。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此后尼克松访华在世界舞台上带来更大震动,标志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在这种背景下,日本国内要求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呼声强烈起来,经济界是这种声音的主要代表,新闻界也一改以往的态度,积极参与其中。当时,读卖新闻、日经新闻、每日新闻等全国性大报、共同通讯社和地方报纸都是两国复交运动的推动者。从1971年到1972年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日本新闻媒体在报纸上掀起敦促复交的浪潮,为促进中日复交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在新闻媒体的宣传下,日本国内还出现了熊猫热和茅台酒热,因此这一时期既是中日关系的“蜜月期”,也是日本新闻媒体对华态度的甜蜜期,这种情况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

第三个阶段是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今。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日本新闻媒体加入西方新闻媒体打压中国的阵营,在报道中竭力妖魔化中国。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两国经济发展又呈现出明显的反差——中国经济腾飞、日本经济低迷。在这种情况下,产经新闻等反华右翼新闻媒体抛出中国威胁论,而随着日本经济低迷的持续和政治大国路线的日益明确,这种论调迅速在政界、财界和新闻界中扩散开来,目前已成为日本权力阶层的共识。可以说,在仍处于进行时的第三阶段,日本新闻媒体又开始与华对抗,其心态是警戒加对立。通过对历史的简单回顾可以发现,日本新闻媒体对待中国,友好情绪是短暂的、脆弱的,而对立和厌恶情绪则扎根深远。

三、日本新闻媒体中厌华情绪的根源

(一)日本新闻媒体是政治事务的深度参与者。

日本新闻媒体与政治的关系错综复杂,虽然有关的研究尚不充分,但有一点很清楚,就是新闻媒体在日本政治中扮演着非常特别和重要的角色。具体来讲,新闻媒体不仅是报道者和评论者,而且是政治事务的深度参与者。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就是最好的例证。自1994年开始,读卖新闻已经就修改宪法问题三次发表了自己的修宪草案。不仅如此,面对“读卖亲自民党”的社会评价和质疑时,该报社长渡边恒雄竟放言:不是读卖亲自民党,而是自民党由他领导。这种新闻媒体与政治、新闻媒体巨头与政治势力之间的密切关系,即使在西方国家内部也属绝无仅有。

日本新闻媒体对政治事务的深度参与,很大程度上源于新闻媒体人士根深蒂固的精英意识。在日本,无论是近代国家发轫之初的明治维新时期,还是资本主义制度业已成熟的当代,新闻媒体与政、官、财三界一起构成权力精英阶层的情况都没有发生改变。新闻媒体人士不仅与其他精英共享相同的国家奋斗目标,而且他们本身也自认为应该在实现这种目标的过程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可以说,在塑造近、现代日本的过程中,政、官、财三界巨头与新闻媒体巨头的联手从未停止过。以新闻媒体界和政界的联手为例,古有福泽渝吉与明治政府、德富苏峰[2]与山县有朋、福地源一郎[3]与伊藤博文,今有渡边恒雄与中曾根康弘,可谓珠联璧合,代不乏人。因此从本质上看,日本新闻媒体本身就是政治体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其国内外政策服务。这种角色决定了在报道对外关系如日中关系时,尤其是两国关系存在问题时,日本新闻媒体只会随着本国政治的主流而动,不仅无法做到客观公正,而且在很多时候还会主动充当急先锋,无事生非、捕风捉影,营造日本社会舆论中的厌华和对立情绪。

(二)“国益”是日本新闻媒体难以摆脱的咒缚。

“国益”是近些年频频出现在日本新闻媒体上的词汇,以全国性大报为例,起初它仅仅现身于读卖、产经等右派报纸,而如今五家全国大报都对此津津乐道。上文已经提到,日本新闻媒体是政治事务的深度参与者,新闻媒体人士以天下国家为己任的精英意识决定了他们与其他精英享有共同的国家奋斗目标。这种国家奋斗目标体现在现实中,就是具体的国家利益即“国益”,因此在追求商业利益之外,追求国家利益的意识也深深植根于日本新闻媒体的理念中,而且远比客观、公正、真实、全面等新闻传播的职业理念所产生的影响来得深远。

在日本新闻媒体对华态度的三个阶段中,可以说每一阶段的主导思想都是国家利益。对立也好友善也罢,其态度全部由是否符合日本国家利益为衡量标准。在第一阶段,新闻媒体之所以充当侵略战争的急先锋,是因为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精英阶层认为拥有满蒙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在第二阶段,新闻媒体之所以逆当时的政府而动,成为促进两国恢复邦交的积极力量,也是因为不少经济界、政界和新闻媒体界的精英认识到,只有同大中国而不是小台湾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而第三阶段,新闻媒体之所以叫嚣中国威胁,营造厌华情绪,还是因为其精英阶层认为崛起的中国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延迟、阻滞乃至遏制中国的崛起才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所在。

(三)日本国家战略正在发生转变。

今天日本的精英阶层不愿看到中国崛起影响日本的“国益”,是引发新闻媒体厌华情绪的直接原因,但仅仅是外因。从更深层次考虑,其内因、其根本还是在于日本政治,是日本政治的转向、国家战略的转向决定了日本新闻媒体对华态度的转变。目前日本的国家战略已日益清晰,就是要继续努力完成明治维新时提出的国家目标——富国强兵。经过对外扩张掠夺和战后的经济腾飞,今天的日本已经实现了富国,但强兵之梦却由于太平洋战争的失败没能实现。自20世纪90年代起,后冷战时代的国际格局开始呈现重大变化。经过第一次海湾战争、911事件和伊拉克战争,日本已经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懵懂中“清醒”过来,确立了新的、不同于战后几十年和平立国的国家战略,即利用国际格局发生变化和美国调整全球战略的机会,从脱亚入欧变为脱亚入美,借助美国的全球战略,实现强兵梦,靠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成为政治大国。今天被日本政界奉为头等大事的修宪,名义上是要使日本成为“普通国家”,但所谓的“普通国家”并不是要成为一个能真正独立于美国的国家,而是要抛弃限制军事发展的和平宪法,拥有军队,拥有核武器。所以,不管中国是否和平崛起,日本准备重新武装的欲望与态势都不会改变。但是,日本欲成为“普通国家”,势必要以中国和朝鲜为敌,无事生事,搞恶关系。这种国家战略的转变反映到新闻媒体上,就是以中国威胁论为代表的厌华报道。

上述三点相互交织,构成了日本新闻媒体厌华情绪的心理基础。此外,日本新闻媒体体制结构的单一性也是其一边倒渲染厌华情绪的一个重要因素,有关问题将另文论述,在此不予展开。

 

四、厌华情绪将持续多久?

目前中日两国关系随着国际政治和各自国内形势的变化,已进入了新一轮的调整期。从大局来看,由于日本选择了追随美国,遏制中国发展的立场在短期内不会改变,所以可以预测,今后两三年日本新闻媒体反映的厌华倾向还将持续下去。

虽然现在两国新闻媒体和舆论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对立状态,但并不意味着其中不存在变数。笔者认为,这种情绪究竟会持续多久主要取决于三个主要因素:1、中东局势与美日同盟。布什新任期刚刚开始,这期间中东局势能否按美国意愿平稳发展,不仅关乎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步伐,也关乎美日同盟的前景。如果中东局势基本平稳,日本将坚定美日同盟的决心,而美国也可以有精力将战略重心东移并直接对准中国,届时日本无疑站在美国一方,与中国对立;如果中东局势动乱,进而需要美、日两国付出很大代价,日本国内的反对之声就很有可能出现,届时将会重新定位对华姿态。2、日本国内政治。小泉将于明年秋结束其首相任期,如果按目前发展态势,即使新首相上台,日本的国家战略也不会发生改变。但其中也并非决无变化的可能。3、中日关系能否平稳磨合出新的模式。虽然美日同盟在加强,但随着中国国力的上升、外交的成熟以及日本自身的利益,中日之间还是存在不需付出太多代价,即可找到一种新的、和平共处模式的可能。

中日关系很复杂,中日之间的问题很多,但无论如何,情绪化的、恶意的报道和舆论引导不仅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而且将在损害两国关系之后,最终损害双方的根本利益。

 

 


[1]张可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日学者著书论证日本右倾思想总根源》,参考消息2001年6月28日。

[2]《国民新闻》的创办者——笔者注。

[3]《东京日日新闻》的创办者——笔者注。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新媒体与大数据联盟

清博大数据

电话:136 6193 7953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北京世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57290号-5 

 

 

Copyright ©2003-2019CRC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