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数据时代面面观|NFT如何赋能时尚

  • 分类:产教融合
  • 作者:时尚科技盛典
  • 来源:时尚科技盛典
  • 发布时间:2021-05-25 15:1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Fabricant 于2019年5月拍卖了第一件采用 NFT 加密的数字高级定制服装 “Iridescence 彩虹连衣裙”,成交价为9500美元。“对于圈外人来说,虚拟服装是一个很难接受的概念。”但已经有很多影响力者和网络名人在 Instagram、Snapchat 和 TikTok 等数字平台上销售真实的服装,或许数字时尚的未来不会太遥远。

数据时代面面观|NFT如何赋能时尚

【概要描述】Fabricant 于2019年5月拍卖了第一件采用 NFT 加密的数字高级定制服装 “Iridescence 彩虹连衣裙”,成交价为9500美元。“对于圈外人来说,虚拟服装是一个很难接受的概念。”但已经有很多影响力者和网络名人在 Instagram、Snapchat 和 TikTok 等数字平台上销售真实的服装,或许数字时尚的未来不会太遥远。

  • 分类:产教融合
  • 作者:时尚科技盛典
  • 来源:时尚科技盛典
  • 发布时间:2021-05-25 15:18
详情

4月22日,全球最大的奢侈品企业—— 法国的 LVMH 集团与瑞士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 (Richemont) 旗下的著名珠宝品牌 Cartier(卡地亚),以及意大利奢侈品巨头 Prada(普拉达)联合宣布,成立 Aura Blockchain Consortium 区块链联盟,联手为消费者提供区块链解决方案,以确保产品的真实性。这条消息引起了来自科技和奢侈品行业的共同关注。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是一种独特的加密令牌,它由区块链上的数据代码组成,可以作为数字资产的所有权认证。它的用例包括:加密 Beeple 的数字艺术品、认证仅供在线使用的 Gucci 运动鞋,或者标记3D虚拟时装公司 Fabricant 创作的虚拟服装。

Fabricant 于2019年5月拍卖了第一件采用 NFT 加密的数字高级定制服装 “Iridescence 彩虹连衣裙”,成交价为9500美元。

今年3月,数字艺术家 Beeple(原名Mike Winkelmann)的一件 NFT 艺术作品《First 500 Days》在佳士得 (Christie’s) 拍出6900万美元的天价。

此外,时装设计师Schirin Negahbani 为真实的服装生成了 NFT 标记;摇头公仔制造商 Funko 推出了 NFT 产品(即经过 NFT 加密的、数字模型版本的公仔),买家可以用 NFT 存证兑换 “独家的、相应的实体 Funko 玩具”。

Latham & Watkins 律师事务所的 Calum Docherty 和 Christian McDermott 介绍说,除了记录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和所有权变更之外,NFT 还可以“像任何软件程序一样被编程,添加各种其他应用和功能,包括将 NFT 链接到另一个数字资产。”

区块链平台Ethereum(以太坊)在一个用例报告中表示,NFT “可以用来表示数字或真实世界中任何独特资产的所有权,尽管实体物品的标记化还没有数字物品那么发达。” “有很多项目都在探索标记实体资产,比如独一无二的时尚产品等。”

NFT 技术能够追溯产品的源头,跟踪其生命周期,验证其所有权。当 NFT 技术与实体商品联系起来,这将在二手奢侈品市场中发挥重要作用。

无独有偶,今年3月,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一件 NFT 艺术作品在佳士得 (Christie’s) 拍出6900万美元高价,这是佳士得首次上拍纯数字加密作品。而早在2019年5月,美国3D虚拟时装公司 The Fabricant 就已经在以太坊大会(Ethereum conference)上拍卖过一件 NFT 高定服装。

当时区块链云养猫游戏CryptoKitties 的开发者找到 The Fabricant,希望设计一件可以在区块链上交易的衣服。他们邀请数字艺术家 Johanna Jaskowska 担任模特,The Fabricant 利用2D服装裁剪软件和3D设计软件,加上强大的电影渲染工具,在照片上合成了一件逼真且超现实的高级定制服装 —— 彩虹裙(Iridescence Dress)。

这件衣服只以数字形式存在,但它确实经过了与真实服装一样的剪裁和设计过程,理论上是可以被生产出来的,但呈现的材质质感是真实服装面料无法达到的。

彩虹裙在以太坊大会上的拍卖成交价高达9500美元,对于当时尚未形成规模的数字时装市场来说,这是一大笔钱。The Fabricant 的传播主管 Michaela Larosse 说,9500美元的售价“与今天 NFT 艺术品的天价拍卖额相比微不足道,但在当时却是非同寻常的。” 《福布斯》(Forbes)称 The Fabricant 的彩虹裙是“世界上第一件纯数字的、只存在于区块链上的服装”。

 

“永远不会以实际形式存在”

The Fabricant 以彩虹裙开创了“数字时尚”的先例,此后这一新兴市场一直在增长,美国的 Tribute 和北欧的 Carlings 也是市场参与者之一。

Tribute 在 Instagram 上提供各种款式的“虚拟服装”,喜欢这些衣服的顾客可以把自己的照片发给 Tribute,Tribute 会将独家款式合成到照片上,再发回给顾客。合成照片用到了添加阴影、渲染等技术,需要3到5个小时。Tribute 创始人 Gala Marija Vrbanic 表示,技术正在发展,“人们今后可以立即拥有这种类型的衣服。”

Gala Marija Vrbanic 认为“数字时尚”是一个创意机会,让人们能够穿上地球上永远不可能存在的衣服,它是在 Instagram 吸引眼球的利器。“我们添加了一些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出现的新事物,比如新材料。根据物理定律,这些效果在现实世界中是无法实现的。”

成立于1980年的牛仔服饰零售商 Carlings 从2018年开始制作虚拟服装。该公司官网上介绍了一个可以添加虚拟图案的T恤系列“Last Statement”,顾客可以通过 Instagram 和 Facebook,在纯白的T恤上添加不同的图案,然后发布穿搭照片。Last Statement 的卖点是“购买一件T恤,拥有100种款式。”

 

数字时尚不再遥远

传统品牌也在进军数字时尚领域。比如今年3月,Gucci 与白俄罗斯时尚科技公司 Wanna 合作,为该品牌的运动鞋推出了数字版本,售价12美元。Wanna 还为包括 Gucci、Reebok 在内的时尚品牌开发虚拟现实(AR)试穿功能。

虚拟时尚影响力者Lil Miquela 、Imma Gram 等角色的出现,也是数字时尚行业兴起的例证。Lil Miquela 是当前最具影响力的虚拟影响力者,在 Instagram 上拥有300万粉丝,合作对象包括 Fendi、Off-White和 Prada 等。

虽然目前数字时尚的市场规模尚难以界定,但The Fabricant 对该行业的未来充满希望,包括设计类似于游戏“皮肤”的服装,打破实体时装和虚拟时装的界限。事实上,游戏 “皮肤”(数字服装和形象) 的概念早已成为游戏世界的一种规范,奢侈品牌们也已经开始进入这一领域,比如 Burberry 推出了一款小游戏 B Surf,玩家可以用 TB Monogram 系列来装扮 B Surf 中的游戏角色。

“对于圈外人来说,虚拟服装是一个很难接受的概念。”但已经有很多影响力者和网络名人在 Instagram、Snapchat 和 TikTok 等数字平台上销售真实的服装,或许数字时尚的未来不会太遥远。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北京世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30544号-1

  

Copyright ©2003-2019CRC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