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深度盘点2019丨中国媒体产业全球化战略

  • 分类:新基建
  • 作者:刘晓
  • 来源: 媒介杂志
  • 发布时间:2020-01-28 22:2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进一步明确全球化战略,并结合自身特点通过资本、内容、产品、技术等持续推进全球化进程,不断提升全球化深度。但是,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在全球化进程中也遇到了诸多问题。本刊聚焦2019年,复盘中国媒体产业的全球化发展。

深度盘点2019丨中国媒体产业全球化战略

【概要描述】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进一步明确全球化战略,并结合自身特点通过资本、内容、产品、技术等持续推进全球化进程,不断提升全球化深度。但是,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在全球化进程中也遇到了诸多问题。本刊聚焦2019年,复盘中国媒体产业的全球化发展。

  • 分类:新基建
  • 作者:刘晓
  • 来源: 媒介杂志
  • 发布时间:2020-01-28 22:20
详情

  中国媒体产业向融合化持续深入,内部经营适应时代更迭趋势不断优化调整。同时,不可忽视的是,中国媒体产业也不单单局限在国内市场,而是将触角伸向海外,以国际化的视野寻求全球化发展。

  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进一步明确全球化战略,并结合自身特点通过资本、内容、产品、技术等持续推进全球化进程,不断提升全球化深度。但是,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在全球化进程中也遇到了诸多问题。

  本刊聚焦2019年,复盘中国媒体产业的全球化发展。

1 方向

媒体产业调整全球化战略方向

以全球化视野深耕全球市场

 

  长期以来,我国媒体产业一直聚焦于国内市场,所谈及的“国际化”、“全球化”更多的是实现国内业务的海外市场拓展,也就是我们常常谈论的“走出去”。

  2019年,媒体产业的这种全球化思维方式有了很大幅度的调整,他们不仅仅在谈论海外市场的拓展,更多的是将自身发展放置于全球视野,从业务战略甚至企业战略层面进一步明确或调整全球化的发展方向

  例如,早在2014年将全球化战略视为公司基本战略的阿里巴巴在当时将全球化解释为“把全球品牌卖给中国消费者,并将中国制造卖给亚洲用户”,2017年提出全球化战略的五个全球方向,即“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运、全球游”,2018年再度定义公司全球化要实现“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金融和新能源”的五大战略落实。

  从其全球化路径来看,其全球化战略聚焦点逐步从国内业务拓展向全球视野转移。2019年阿里巴巴再度将全球化确定为其面向未来的总目标和总战略,并强调“数字技术和商业的结合带来化学反应,这件事是没有国界的。”这基本定调了阿里巴巴的全球化战略的“无国界化”,未来阿里巴巴的全球化战略不再是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双向交互,而是着眼全球市场的深耕。

  除了阿里巴巴外,我国媒体产业的诸多参与者也在2019年再度明确并调整企业的全球化战略:

  2019年腾讯将“全球化融合”作为其游戏业务的发展战略,天美工作室国际业务组副总监高敏(Vincent Gao)表示腾讯将从“聚焦中国市场”向“全球化的视野”转变;2016年以直播产品BIGOLive成功出海的欢聚时代在2019年重新明确全球化战略方向,并全资收购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BIGO Technology Pte. Ltd.),尝试调整以“产品出海”为核心的全球化战略方向。

  携程则在2019年10月宣布集团新英文名为“Trip.com Group Limited”,提出Great Quality(高品质)和Globalization(全球化)两大战略,强调未来将“不分中国和海外”,做全球最大的国际企业……

  另外,早一步以全球化视野深耕全球市场的中国媒体机构也不断细分调整自身的发展战略。

  比如,被称作“海外版字节跳动”的“赤子城”在2013年以产品“Solo Launcher”为起点走向全球市场,截至2019年已经研发数十款产品,聚合数万款应用。2018年,赤子城宣布全球化战略调整,将从产品为核心转变为人工智能为核心。2019年,赤子城持续贯彻以“人工智能”为主导的全球化战略,深度推行“一核四用”战略,力图成为“全球化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

  除此之外,包括2008年就开始深耕海外市场的木瓜移动在2019年继续扩充Facebook、Youtube等海外流量储备,加速从“全球大数据技术研发商”到“全球大数据智能营销服务商”角色转变等等。

  从2019年媒体产业全球化战略调整及落实的种种动向来看,我国媒体机构已经逐渐脱离了“全球化即拓展海外市场”的思维方式,而是融合了“国内”及“国外”的概念,以全球化的视野深耕全球市场,并基于实践经验不断调整自身全球化战略方向,以探索更为合适的全球化发展路径。

2 方式

不同角色全球化实现方式各有侧重

主流媒体、互联网媒体机构、科技企业

 

  我国媒体产业经营发展多年,行业格局成型,参与角色多元,全球化方式也各有不同。各角色通过资本、内容、产品、技术等不同要素的组合侧重实现全球化战略的落实,并在长期的探索中不断调整。2019年,各角色依然在全球化方式上各有侧重:

  我国主流媒体仍然依靠内容输出实现全球化,一方面继续加强海外媒体账号矩阵建设,实现对外传播。

  比如2019年11月人民日报在Facebook上新增5个子账号,垂直聚焦于文化旅游、科技成就、商业动态、时尚娱乐等内容。

  另一方面,主流媒体继续加强与海外媒体、制作公司的合作,进行节目内容输出,其中“中国模式”的对外输出成为2019年的亮点。

  湖南卫视的《声入人心》、浙江卫视《我就是演员》、北京电视台《上新了·故宫》等节目模式纷纷登上戛纳春季电视节,助力主流媒体的全球化进程。

  互联网媒体机构则仍通过“资本+产品”的方式持续推进全球化进程,但不同以往,2019年互联网媒体机构的全球化更聚焦在核心业务方面。

  例如,阿里巴巴更重资本投资,主要聚焦在移动支付及跨境电商领域,旗下蚂蚁金服在2019年2月收购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First)并继续以4亿美元助力了印度最大移动支付平台paytm的融资,2019年9月,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继续扩大跨境电商版图。

  腾讯和网易聚焦于游戏业务,腾讯收购了挪威游戏开发商Funcom,网易投资了加拿大最大的独立游戏开放商Behaviour Interactive;字节跳动则在产品方面进行调整,计划出售TopBuzz,并合并TikTok与Vigo Video,聚焦短视频业务;爱奇艺在全球上线了iQIYI App,聚焦视频娱乐业务等。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科技企业在2019年全球化进程中表现尤为突出。一方面他们继续基于研究院建设和技术人才吸收抢占技术发展前沿高地。

  2019年9月,著名的计算机和大数据理论领域专家Jeffrey Vitte加入百度研究院顾问委员会;2019年10月,AI语音识别大牛Daniel Povey正式加入小米;2019年华为全球首个5G OpenLab开放实验室于韩国首尔正式开幕等。

  另一方面中国科技企业开始凭借技术优势与各国政府合作实现技术应用场景落地。

  2019年4月,商汤科技与马来西亚政府合作建立人工智能产业园,助力当地智慧城市、公共管理等行业发展,7月,商汤科技与阿联酋阿布占比投资办公室达成合作,将设立EMEA(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人工智能研发中心,支持当地医疗、遥感和教育等产业发展等。

  除了以上所谈及的典型代表外,2019年,上海路画影视、香港寰亚电影公司、博纳影业等中国影视公司影视资本投资集中于《痛苦与荣耀》《好莱坞往事》等优质影片;阅文集团等文化媒体机构则强化与海外公司的战略合作,通过文学作品输出的方式推进全球化等。

  2019年,我国媒体产业各角色均通过不同方式的侧重进行全球市场的开拓,实现全球化战略的落实。

3 发展

媒体产业全球化发展更加深入

"中国方案"的输出、"全球本地化"的探索

 

  我国媒体产业在通过资本、内容、产品、技术等各种因素落实全球化战略的同时,其全球化经营发展也逐步深入,中国媒体产业深度卷入世界全球化进程,成为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9年,这种趋势体现的颇为明显,主要可以从两个方面谈起:一是独具中国特色的“中国方案”的全球化输出;二是从“全球化”到“全球本地化”的深度经营。

  首先,我国媒体产业经营发展多年,早已探索出颇具特色的发展模式。2019年,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中国方案”在全球的落地范围愈加广泛。

  以支付宝为例,早在2007年,支付宝就推出了跨境支付业务,但是仅针对出境的国人使用,如今,“扫码”支付已经面向全球。2019年,支付宝与Bluecode、ePassi、momo pocket、Pagaqui、Pivo和Vipps等电子钱包服务商在欧洲展开合作,采用统一二维码系统,连通当地的移动支付行业,覆盖欧洲超过500万用户和约19万个商户。

  同时,支付宝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本地移动支付服务商的合作,不断输出移动支付方案,开发了包括泰国Truemoney、印尼DANA、马来西亚TnGD等本地钱包。截至2019年9月,支付宝移动支付方案已经服务了全球超12亿用户。

  另外,包括微信支付、美团等也纷纷在移动支付方案输出上试水。2019年7月,微信支付与日本阪急阪神百货店联合打造的智慧百货解决方案,通过“社交+小程序”的方案输出为当地商家提供移动支付服务。

  其次,本地化经营成为我国媒体产业全球化面临的主要问题。2019年,我国媒体产业在实现“全球本地化”方面又迈进了一步。

  以跨境电商为例,一直以来,我国跨境电商的全球化实现更多的是为国内消费者提供更为多元的全球商品,2019年这种全球化方式有所扭转,跨境电商平台开始以“打造本地电商平台”为核心推进本地化经营。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在2019年首次在西班牙、俄罗斯、土耳其以及意大利四个国家试点向本地商家开放自注册系统,进行“本地卖本地”及“本地卖全球”的新业务拓展,向150多个国家的客户销售产品。同时,速卖通还与俄罗斯互联网巨头Mail.ru等宣布成立新合资公司AliExpress Russia JV,探索俄罗斯当地的社交电商业务。另外,我国跨境电商品牌Club Factory也在2019年推出了本地电商平台业务,将本地卖家也吸纳成为供给,为本地客户提供电商购物服务。

  另外,在2019年席卷全球的短视频平台也在本地化经营方面颇具成效,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是典型代表。这款席卷全球的短视频产品在2019年已经开始为本地品牌提供商业服务,在当地建设TikTok Ads办公室,与当地创作者、MCN、PGC机构紧密合作,并在当地开设网红培训班、见面会和工作室等,深度服务本地用户。

  从上述介绍可以看出,2019年我国媒体产业全球化程度愈加深入,无论是“中国方案”的输出还是“全球本地化”的探索,中国媒体产业在世界范围内的话语地位愈加提升,其经营发展也逐步融入全球,深刻影响世界媒体产业的发展。

 

4 问题

中国媒体产业全球化仍面临许多问题

政策法律阻碍、竞争加剧

 

  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逐渐从重视“引进来”的国际交流态度向“走出去”的积极探索态度转变,彰显了中国媒体产业的全球化发展自信,调整了中国媒体在全球媒体中的发展话语地位。但是,2019年中国媒体全球化进程中也暴露出来些许问题。

  一是中国媒体产业全球化进程受到了当地政策、法律等方面的阻碍,这是中国媒体产业全球化发展一直所面临的难题,2019年这种问题依然存在。

  以字节跳动为例,2019年对字节跳动而言,是“惊与喜”并存的一年,“喜”在旗下产品TikTok在全球的发展势头大好,“惊”在2019年TikTok也受到了多方监管与质疑。因担忧TikTok存在的儿童隐私侵犯及数据安全等问题,2019年2月,美国政府对TikTok开出了570万美元创纪录的罚单;4月,印度政府对TikTok的封禁政策再度升级,要求谷歌和苹果从其应用商店中下架该应用。

  为此,TikTok开始加强内部审核团队建设,在印度雇佣了近500人的团队,在美国与企业法公司 K&L Gates加强合作,并计划在印度开设数据中心,实现本地数据本地存储,以解决当地政府对数据安全的担忧。

  另外,由于海外版权法的限制,2019年TikTok的音乐版权之战再度升级,2019年7月,Tiktok与英国表演协会PRS、瑞典表演权协会STIM的版权之争就闹到了英国版权法庭,2019年10月,美国国家音乐词曲版权代理商协会(NMPA)也加入这场争端,并希望利用政治审查来解决此事。

  当然,除了TikTok外,还有诸多机构在全球化过程中受到当地政策和法律的约束,比如年初的美国政府封锁华为、俄罗斯政府立法禁止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印度政府禁封腾讯游戏《PUBG Mobile》、OFO被吊销新加坡经营牌照等等。

  二是中国媒体产业全球化所面临的竞争加剧。2019年,这种竞争不仅仅来自于海外媒体产业所带来的经营压力,还来自国内媒体产业全球化的竞争。

  例如,以流媒体服务为例,2019年6月17日,腾讯视频流媒体服务WeTV在泰国推出,并在10月以1.108亿美元投资了印度流媒体平台MX Player。同时,6月,爱奇艺流媒体服务iQIYI App也在马来西亚上线,国内两大视频平台的战争开始蔓延到东南亚市场。在双方竞争的同时,早早扎根东南亚市场的美国的Netflix、日本的Line TV、马来西亚的iFlix和新加坡的HOOQ将成为有力竞争对手。

  同样,在短视频领域,这种竞争尤为激烈。2019年,欢聚时代旗下的短视频产品Likee、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快手旗下的Kwai竞争态势激烈。同时BAT携资本入局,2019年腾讯投资以短视频为主要模块的印度资讯应用 NewsDog,阿里巴巴则在5月份投资了印度短视频社区产品VMate,将其与钉钉、天猫精灵、阿里人工智能等项目并入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

  而国外媒体则看到了短视频赛道的红利优势,迅速展开布局。Snapchat为应对TikTok的竞争,开始扩大对音乐的支持,2019年尝试与唱片公司合作拓展音乐功能;2018年11月Facebook上线应对TikTok的短视频应用Lasso,2019年招募了之前就职于Twitter短视频共享服务Vine的前谷歌员工Jason Toff担任产品管理总监,发力短视频。

  另外,包括移动支付领域的支付宝与微信之战,移动出行领域的滴滴与美团之争等。中国媒体产业在推进全球化过程中所面临的竞争压力愈加明显。

5 结语

 

  2019年的全球环境并不乐观,经济下行,政治动荡,大国关系摩擦进一步加剧。重重矛盾之下,中国媒体产业的全球化步伐并未收缩,而是继续调整全球化战略,通过资本、内容、产品、技术持续输出,以自信的姿态深度卷入全球化进程。

  漫漫四十年,中国媒体产业的经营实力不断增强,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话语权地位逐步提升,也由于政治关系摩擦、商业竞争等因素其所面临的竞争压力增强。

  但是,我们也看到,2019年,中国媒体产业对全球化的理解不断深入,并在“全球化”到“全球本地化”方面有所突破,中国媒体产业已经深入融入到世界媒体产业格局中去,持续发挥影响力,甚至引领全球媒体产业的发展。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新媒体与大数据联盟

清博大数据

电话:136 6193 7953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北京世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57290号-5 

 

 

Copyright ©2003-2019CRC Media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